陌陌狼人杀异军突起?直播平台玩狼人杀这门生

手机网赚 本站 浏览

小编:随着欢聚时代的财报中,旗下的《欢乐狼人杀》受到关注后,同为上市公司的陌陌,新功能中的狼人杀又是否能为股价助力?不少用户反映,陌陌狼人杀是新功能中活跃度较高的。狼人

陌陌狼人杀异军突起?直播平台玩狼人杀这门生意真的赚钱吗?

  随着欢聚时代的财报中,旗下的《欢乐狼人杀》受到关注后,同为上市公司的陌陌,新功能中的狼人杀又是否能为股价助力?不少用户反映,陌陌狼人杀是新功能中活跃度较高的。狼人杀也被认为是平台社交链中的重要一环。

  但对于主播、公会而言,狼人杀直播似乎并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。小红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,听听他们对平台的狼人杀有何看法······

  狼人杀火后,直播平台们已经从争夺狼人杀直综IP,进化到开发狼人杀手游产品了。

  彼时,全民《Lying Man》、熊猫《PandaKill》和斗鱼《饭局的诱惑》都是狼人杀直综的佼佼者;如今,欢聚时代、陌陌、花椒等平台则开始了开发手游产品的竞争中。

  欢聚时代旗下的《欢乐狼人杀》,对外公开数据是——上线次以上,在线%的用户每天都要玩多次,周活跃渗透率高达0.5472%,高居狼人杀类App榜首。且不论数据的水分,欢乐狼人杀已成为欢聚时代第二季度财报的亮点之一。

  除了欢聚时代,陌陌上线的狼人杀也不容小觑。自陌陌发布新版本以来,快聊、点点、派对、狼人杀四个功能的表现就备受关注。不少陌陌资深用户都和小红表示,狼人杀是其中最受欢迎的。

  小红体验了一下,创建房间后不到10秒的时间就有4位“附近的人”加入狼人杀房间,比起YY的《欢乐狼人杀》,玩家匹配速度确实较快。在最近一次测试中,小红的陌陌首页数据显示,附近有3037个人在玩狼人杀,而“快聊”附近则有202个男生在快聊。

  网友“天际”告诉小红,自己时不时就会玩上一盘狼人杀,他认识的很多主播都会去玩狼人杀。某公会负责人也告诉小红,比起尬聊的其他功能,自己更愿意去玩狼人杀,一盘狼人杀下来还能加上一些游戏好友。

  在类似贴吧的陌陌狼人杀圈子里,各种攻略、求组局、话题应有尽有,也有帖子的评论都高达90条。看起来,陌陌的狼人杀氛围相当不错。

  可狼人杀在陌陌、YY等平台上虽火,但重点真的在于狼人杀直播吗?对于主播和公会而言,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。

  主播“康少”觉得自己“被耍了”。他直播狼人杀已经5个月,每天平均工作8小时,获得礼物总额超3万,已经算是同类主播中的佼佼者。

  “但管理员一直不和我签人气约,我一毛钱工资都拿不到。”8月14日下午,他在有1.5万人观看的直播间里如是说道。据悉,他曾和某平台管理人员争取礼物约或人气约(有保底工资),可对方态度强硬,“我做的内容都很用心,这样真的挺打击人的。”

  另一平台的主播“王老师”,也同样在直播间讲述自己并未收到工资,但可能是延后发。随后,他还分享了自己做狼人杀直播的”心路历程“——曾就职会计事务所,为了直播辞职,瘦了20多斤。

  “我一个月才赚3千多块钱,1天直播10个小时,还得贴(给狼人杀平台)钻石,根本不赚钱。”不仅如此,他还指出自己刚辞职时,和公会签约时一个月的工资仅有2千。

  辛苦、不赚钱,几乎是狼人杀主播们的共识。尽管各大直播平台都有相关扶持政策,但不少主播都表示赚不到太多钱。

  “隔壁王者荣耀主播人气高,还能代打赚钱是吧,”一位狼人杀主播告诉小红,“但看狼人杀直播的一般都是想要参与分析或者希望有攻略的,代打需求几乎就没有。”

  不仅主播觉得难做,也有不少公会表示不看好狼人杀直播。广州师姐学院负责人、公会长梁高源告诉小红,自己并不看好狼人杀直播。“狼人杀直播过程长,真的有内容的趣味性吗?”他说道,“来看直播的人老实说还是看身材样貌,看狼人杀还不如玩狼人杀啦。”

  此前,他也曾想做一个“美女直播狼人杀”的项目,但分析之后觉得没什么发展潜力,“狼人杀已经火过了,还能不能火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但也有看好的。陌陌某大公会的负责人告诉小红,自己已经投了狼人杀主播了,但目前还是前期摸索阶段,流水并不高,“我觉得(狼人杀直播)蛮好的。”

  “直播需求还是有的,狼人杀直播具有观赏性,但就和所有游戏主播的通病一样,打赏的不多就是靠人气了。”某游戏平台公会负责人告诉小红,“现在我一般不怎么签狼人杀了,除非特别牛的,因为人气上还不如王者荣耀,狼人杀大家都看JY、看直综比较多。”

  蓝莲花研究机构执行董事、知名投资分析师杨子潇也告诉小红,土豪打赏狼人杀主播是得不到什么满足的,但对于平台来说,狼人杀的盈利点和重点也不在直播。

  “我们不是简单地在做游戏,是在探索内容的多样性。它以游戏形式出现,你可以把它叫做‘节目’或‘游戏’,但它有可能会是一个带社交属性的垂直平台。”马东曾在米未的狼人杀产品饭局狼人杀上线时如是表示。

  言下之意很明显,要做社交。在业内人士koko看来,马东的说法是伪命题。在他看来,狼人杀发挥社交功能的前提是需要有社交沉淀基础,“虽然马东有奇葩说用户,可他的产品没有社交沉淀,纯靠狼人杀单一社交场景去做,不是不行但难度太大。”

  相比之下,他比较看好陌陌和欢聚时代的狼人杀。在他看来,这两家同为上市公司的老牌平台,尽管一个是移动直播代表,一个是秀场PC时代霸主,但两者有共同特点便是社交群体的沉淀。

  在《我在陌陌里玩了一周末的狼人杀,还和游戏里的好友吃了顿饭》一文中,作者描述了自己在陌陌玩狼人杀的故事。

  在睡前最后一局中,还在跟我的玩的B-box开局依然来上了那么一段,之后再也不说话。说到B-box,我也略通一二。怀着对他的好奇,我添加了他的好友,以图以后一起玩一玩狼人杀,打一打B-box。

  添加完好友后,我点开了聊天页面,突然收到提示说这个人跟我相距仅200米。在一番“你住哪”,“秘密”之类询问后,才了解到,原来他跟我住在同一个小区。出于对缘分的尊重,我们一起下去在楼下的烧烤店里撸了串喝了酒,一起聊到了周一的早上。

  这个故事是基于“附近的人”展开的,也就是说陌陌在匹配狼人杀好友时是基于地理位置的,这就给了玩家约饭、线下见面的机会,从而实现了陌生人社交的初次破冰。

  “还有一个观点是语音社交,”Koko和小红说,“语音更适合内敛的中国人,而狼人杀提供了一个标签性的入口。社交不是漫无目的的,陌生人社交更需要有共同兴趣点去破冰。”

  但他也认为,尽管陌陌狼人杀可以实现陌生人社交,但对陌陌“视频社交”的贡献并不大,“虽然他们也有视频场,但还是语音玩的人多,很多人到了视频场也不露脸,”他说道,“或许还需要时间吧。”

  资深互联网人士CW也有自己的看法。他告诉小红,“陌陌和YY虽然都做直播,但他们上线狼人杀的重点并不是直播,而是获取新用户,基于新用户去玩的社交。”在他看来,李学凌团队已经在财报会议上说得很清楚,欢乐狼人杀的目的是获取年轻用户群体,而陌陌也有拉新需求,“新用户的社交在狼人杀这个场景下是自然而然会发生的。”

  也有不乐观的,某不愿意具名的狼人杀平台运营就和小红说,“日活数据都堪忧的情况下,任何拉新、社交都是扯淡,这也就是比谁晚点死的项目。”他告诉小红,目前狼人杀平台的DAU增速已经很慢,很多平台都是靠前期数据来拉融资,“只是对资本市场来说,聊胜于无,而且之后可以迅速抽身赚钱就够了,其他不重要。”

  相比之下,他也较看好本身有其他业务支撑的平台去做狼人杀,“说白了,狼人杀就是个配菜,还不一定好吃,单靠狼人杀想做出现象级社交产品,无异于痴人做梦。”

  无论如何,狼人杀这头猪已经飞起来了。对于独立平台而言,或许日活增长不够乐观,但对于诸如陌陌、欢聚时代这样的平台而言,或许是个新机会······

  创意手工兼职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xesho.com/shoujiwangzhuan/1169.html

你可能喜欢的: